人民网:日本研究发现姜黄素加热后具抑制胃癌功效

  据人民网12月6日报道,由日本秋田大学等组成的研究小组日前发现,咖喱香辛料中富含的姜黄主要成分“姜黄素”在加热后可产生化合物,该化合物具有抑制胃癌细胞增殖的功效。今后,能否将开发出的富含该化合物的咖喱应用到实处备受期待。

  据研究小组透露:姜黄素一般用于染色和香辛料中。通过改变姜黄素的结构,该研究小组制成了抗胃癌功效强的“改良版”化合物。“GO-Y022”就是其中一种,其与姜黄素在加热后产生的化合物的成分相同。

  实验结果表明,在抑制人类胃癌细胞增殖方面,022的功效约是姜黄素的5倍,其诱导癌细胞死亡的功效也很强。

  据悉,与未被给食的患病小鼠相比,那些患有胃癌的小鼠在食用了含有022的饵料后,其肿瘤面积平均缩小了三分之一,也没有出现体重下降等健康问题。

  秋田大学研究生院医学研究科的柴田浩行教授(临床肿瘤学)表示,市场上销售的咖喱中也富含022,“如果能制成022含量高,具有抗胃癌功效的咖喱香辛料,那么将会突破胃癌这一难题。”

  众所周知,胃癌是一种常见的消化系统肿瘤。根据2017年国家癌症中心公布《中国胃癌流行病学现状》报告,2012年全世界新诊断胃癌患者约952000人,占恶性肿瘤的6.8%,发病率仅次于肺癌、乳腺癌、结肠癌和前列腺癌,病死率占恶性肿瘤的8.8%。新诊断的胃癌约70%发生于发展中国家(男女比例约为2:1),其中,近50%的病例发生于中国。而我国胃癌患者的五年生存率为36%,而日本和韩国的五年生存率均超过60%。

  胃癌目前的治疗主要包括手术治疗、化疗、分子靶向治疗。据文献报道,部分植物酚类物对胃癌的预防治疗具有一定效果,主要包括茶多酚、姜黄素、丁香酚以及咖啡酚等植物化合物质。国内外研究已证实姜黄素在体外对MGC-803、SGC-7901等胃癌细胞系均有抑制增殖的作用,并在一定范围内呈剂量和时间依赖性[1-2]。

  在胃癌的治疗过程中,耐药是为胃癌患者必须面对的重要问题。因此,如何避免和克服耐药也是胃癌治疗中的巨大挑战之一。NF-κB信号通路的改变与胃癌化疗耐药相关,NF-κB抑制剂姜黄素与化疗药联合处理胃癌细胞株,能增强化疗药的肿瘤杀伤作用,并减轻化疗药物对NF-κB信号通路的激活,降低抗凋亡基因bcl-2和bcl-xl的表达量[3]。当姜黄素与5-FU(氟尿嘧啶)联用后产生协同作用,对胃癌细胞杀伤作用增强,并且姜黄素对胃癌细胞活性呈剂量依赖性的抑制作用[4]。

  姜黄素除了能克服耐药,在与其他化疗药物联用时也表现出协同杀伤肿瘤作用,姜黄素与胃肠道肿瘤常用化疗方案FOLFOX方案联用可增强对胃癌细胞株的促凋亡作用。

  FOLFOX方案是目前胃肠道肿瘤常用化疗治疗方案:

  即在甲酰四氢叶酸钙和5-FU(氟尿嘧啶)联用的基础上加用不同剂量的奥沙利铂(Oxaliplatin)所组成的一系列用于治疗胃肠道肿瘤的化疗方案。

  患者术后3~4周门诊复查评估病情后可行第一次化疗,若无特殊明显不适,此后按此方案规律化疗。

  患者术后3-4周门诊复查评估病情后可行第一次化疗,若无特殊明显不适,此后按此方案规律化疗。

  幽门螺杆菌感染能引起以胃黏膜炎症为开始的胃部改变,有时可能参与胃癌的发生。研究发现应用姜黄素能够降低已感染幽门螺杆菌的小鼠的炎性因子和趋化因子表达,证实姜黄素对幽门螺杆菌感染黏膜的抗炎作用,有望减少幽门螺杆菌所致的胃癌发生[5]。

  其中幽门螺杆菌细胞毒素相关基因A(cytotoxicassociatedgeneA,CagA)在胃癌发展中起重要作用,数据库分析结果显示姜黄素对CagA肿瘤蛋白的结合能力强于阿莫西林、泮托拉唑和甲硝唑,仅次于克拉霉素,有望成为治疗CagA和幽门螺杆菌感染的领军药物[6]。

  胃癌是一种常见的消化道肿瘤,寻找新的药物靶点、开发新药、探索耐药机制在胃癌的治疗研究中也显得尤为重要[7]。姜黄素作为一种从姜黄属中药姜黄、郁金等的块茎中提取出来的植物多酚物质,最初于1949年发现其抗菌活性,后证实具有抗炎、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抗肿瘤等作用[8]。

  胃癌的发生发展与NF-κB途径相关的基因突变、扩增密切相关,姜黄素作为NF-κB抑制剂,可通过影响其下游产物,参与细胞周期阻滞和凋亡。还可减轻化疗药物对NF-κB信号通路的激活,降低NF-κB调节的抗凋亡基因的表达量。因此,姜黄素对NF-κB途径的作用以影响胃癌的转移和发展,将成为具有潜力的的抗癌药物。

  [7]赵晨辉,韦义,牛晓娜,等.肿瘤认识存在的问题及其对策思考[J].医学与哲学,2015,36(10B):1-4.

  [8]许东晖,王胜,金晶,等.姜黄素的药理作用研究进展[J].中草药,2015,36(11):1737-1740.

www.nw1022.com网站地图